中国3D打印机网,专注中国3D打印机发展!
当前位置:主页 > 3D打印创业 > 正文

本想用3D打印“人生”,不想却被“现实”打败(2)

时间:2017-10-10 08:19 来源:未知 作者:中国3D打印机网 阅读:

“那时候创业潮不是时兴‘合伙’嘛,所以(用这个方式)把团队留下来了。”凭借着股权和画下的“大饼”,阿志把团队另外两个人留下来了,并成了合伙人,而且是在没有足够“薪水”的情况下。

尽管如此,没钱进账仅靠“情怀”团队也维持不了多久。“虽然是在创客空间内,但每个月的租金和水电开销也过万元了。”他说,如果持续下去,体验馆关门只是时间问题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创业热潮开始被媒体报道宣传,很多省市开始大力推动各项科技创新创业的专项扶持。一位朋友的点拨,让阿志他们看到了“曙光”。作为当时还少见的“黑科技”项目,他们通过创客空间上报了创业专项扶持资金的申请。

在经过“答辩”与几轮筛选之后,阿志的团队顺利拿到了50万元的专项扶持资金。“那一年创业很时髦,所以基本上与科技创业沾边的创业项目,都很好拿到补助。”他表示,在拿到了这笔资金之后,团队算是基本解决了生存问题。

而此时他和团队却突然发现,在深圳做3D打印体验的开始逐渐出现“遍地开花”的现象。阿志回忆,单单在2015年最后一个季度,他们看到自己所在的区域至少有十家与3D打印相关的创业公司“诞生”。相似的是,大家都是买了若干台“桌面级”设备就开始“创业之路”了,有的是卖设备(耗材),有的是卖创意,有的则是卖设计。

“我们当时采购专业设备的时候,只有进口货,国产设备还不成熟,但就在两三个月后,一些国产设备在‘模仿中’(技术)‘突飞猛进’,而且价格很低廉,一台国产小型3D打印机才几千块钱,好一点的也就万把块钱。”阿志分析,是因为国产设备的成熟与价格低廉,导致了3D打印行业从2016年开始门槛被大大降低。

一时间就多了这么多竞争对手,让刚拿到专项资金的阿志与团队成员也难以淡定了。如何在行业内“脱颖而出”,成了他们每天新的课题。

To C市场看似热闹,但消费者短暂的好奇心一过,设备只能在体验馆里“高冷”的展示着,“白富美”在现实中并没有找到用户痛点。

“风口”是跟风跟出来的,“热闹”是围观围出来的

“当时VR火了之后,各大综合体便跟风开了许多VR体验馆,3D打印也不例外。”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他们是深圳最早一批的3D打印体验馆,但因为开在创客空间内本身就没有“地利”,如果想要与同行竞争,就要“走出去”。

借鉴VR体验馆的模式,阿志他们在经过一番筹备之后,将新的“体验馆”开在了一家综合体一楼。“人流绝对会是有保障的,”阿志表示,3D打印体验馆开在综合体,面向的就是商场内的人流,主打“快时尚”的他们,决定做出差异化,面向年轻时尚群体“打印”卡通动漫手办。

图片来源:千图网图片来源:千图网

“用树脂和尼龙打印精度其实很高,打印出来之后再给客户自行上色,但是建模耗费的精力实在太大。”阿志说,因为建模太耗费精力,所以推出的“手办”款式和造型不太多,每个手办将近200元一个。

创意和差异化找到了,但是由于早期打印出来的手办都是纯色,所以需要买家自行上色,“我们体验店里有上色指导,但发现很多买家还是嫌麻烦。”

叫好不叫座,新的3D打印体验馆开业之初,阿志发现好奇和问询的人很多,但多数人只要一问到价格,就转身离开了。

“日本的手办动辄几百上千,卖的依旧火。我们两百左右的价格也许让消费者觉得不值吧,不少人认为3D打印出来的手办是‘山寨’货,并没有品牌溢价和收藏价值。”阿志现在复盘,感觉选择打印“山寨”手办,也是个错误的选择。

就在一天周末,阿志在综合体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:许多带着孩子的家长“敌”不过商场各种玩具的“威力”,最后“被迫”消费。因此他大受启发,决定“打印”玩具。

“十来分钟出一个玩具,哪怕是颜色单一,孩子都觉着好玩。”阿志说,从2016年初转型3D玩具打印之后,店里明显热闹了很多,许多孩子看到喜欢的卡通形象或者动物形象,哗啦几下就被机器“造”出来,觉得十分的有趣。

而玩具因为简单,建模方便,甚至有些建模可以到网上“抄”,所以打印出来的成品耗时少,模型复用率高,价格也便宜了不少。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当时每个5X5X5厘米大小的3D玩具售价在30~50元左右,许多家长也能够接受。“有时候孩子缠着要买,家长看着不贵也就买下了。”他说。

他们团队修改了宣传口径——做高科技启发“孩子智慧”的生意,所以依托“新鲜感”和“好玩”, 3D打印体验店的生意开始逐渐好转了起来。

除了抓住孩子的好奇心,阿志也兼顾着家长的需求,于是同步推出了3D打印浮雕手机壳的“生意”。

“之所以考虑做这个,是因为许多人希望能够DIY自己的手机壳,彰显个性,然而专门开模太贵,有了3D打印之后,便能很简单的在半成品上DIY自己想要的内容。3D打印可以让手机壳上的内容有凹凸感,就跟浮雕一样。”阿志表示,创业最重要的是创意,手机壳是消费者的痛点,而设计内容是2D转3D,并不需要特殊建模,简单快捷也随时可以适应用户的需求变化。

这一段时间,阿志的体验店把孩子及孩子家长的钱都“赚到”了。周围很多创业的朋友都说阿志那时候赶上了风口,他却有口难言:“别看店里每天人很多,买的人也很多,但是竞争的体验店太多,我们只能压低单价,所以刨除耗材以及房租水电,赚到的钱也仅仅足够维持团队开销。”他认为,这或许是所有人创业的必经之路。

虽然“不赚钱”,但体验馆的“热闹”的确让阿志他们看到了这项黑科技未来的希望。同时他们也深知,许多人都因为好奇心才到体验馆体验一番,但这项技术在“家用”上却很难有长久发展。

“没有人为了打印厨房里的一个漂亮挂钩,去买一台3D打印机。”阿志告诉懂懂笔记,虽然体验馆逐渐火了,但他和团队却开始确认,3D打印未来的应用绝对是“商用”而非“民用”。

(责任编辑:中国3D打印机网)